凯内普鲁湾至皮克顿公路之旅

Queen Charlotte Sound

早上,小屋里没有鲍勃的影子,但当我眺望海湾时,我看到他在岩石上,手里拿着钓鱼线。我做了培根和鸡蛋三明治和一瓶茶,带着这顿野餐早餐到处闲逛。

“你知道的,”他说,在我们安静地坐在一起欣赏了一会儿风景之后,“这里太安静了,我可以永远呆在这里。”他拉着绳子继续说。“每当我感到压力过大,想让世界停下来的时候,我都会想到这一刻,拿着一根棍子坐在这里,新西兰所有干净、绿色、新鲜的景象、声音和气味,”他说,突然自嘲,把相机扔给我。“快拍张照片,瞬间装瓶,我就用它做屏保!”

我们在岩石上静静地享用早餐,因为鱼不咬人,收拾好我们的装备,不情愿地坐上我们的水上出租车回特马亚。我们到了对岸,鲍勃看了看表,悲伤地说:“我想是时候开车去皮克顿了。”

“我想是的,”我回答,也感到闷闷不乐。

我们驱车返回Linkwater,重新连接夏洛特皇后大道,蜿蜒穿过几个华丽的海湾和岬角,欣赏夏洛特皇后湾的美妙景色。在皮克顿了望台,我们停下来观看岛间渡轮驶入皮克顿棕榈海岸西端的码头。

我们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停车,然后鲍勃开始整理他收集的纪念品。我帮他一把。一盒来自克里克里的澳洲坚果黄油太妃糖酥,来自陶波湖的浮石,杰拉尔丁的手工编织套衫,泰晤士河的肥皂,卡特林的鲍鱼壳等等。

“啊!“我说,从外浦拿出一只螃蟹的爪子,它神秘地进入靴子里,”你真的想留下这个吗?”

“哦,是的,”鲍勃气势汹汹地说,小心翼翼地把它拿走。

“当你飞回家的时候,你会有一吨重,”我警告说,眼睛盯着堆放在汽车旁边的一大堆瓶子、袋子和其他用具。

“哦,是的,”鲍勃说,他揉着肚子,像一个满意的佛陀,厚着脸皮笑着,眼睛闪烁着光芒,“尤其是在帮你在新西兰吃东西之后!”